( 繁体 )  
关注官方微信
 
 
 
首页  > 剿匪故事 > 正文
湘西巨匪张平
作者:钟玉如         日期:2006-1-31         点击:6597  

  张平,又名张大治,古丈李家洞张家坨人,因家境丰裕,从小物化玩劣,去私塾念书时,先生的戒尺惩罚不了他,反而为他所执。先生批评他是时,他居然抓起墨砚砸向先生。先生向其祖父告状,反为其祖父骂得狗血淋头。张平辍学之后,在家玩弄刀棍,寻事挑衅,成了李家洞小有名气的恶少。
  16岁那年,他弄了一支汉阳枪杠着,成天出入乡里,狩猎山林,乡民见了唯恐避之不及。
  一次,因为田产纠纷,张平谋杀了他当乡长的叔父,于是便一不做二不休,干脆操起了土匪生涯
  为匪之初,张平便烧杀淫掠,无恶不作,甚至连自己的婶娘也不放过,乡邻张廷富劝他不要乱了天伦,他怀恨在心。
  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,张平带几个匪徒摸进张廷富家,见了人就杀,一口气竞将张廷富全家七口统统杀死。
  为扩张匪势,张平看准了鸦片能赚钱,便强令乡民种植罂粟,规定每年每户缴纳四至几斤烟土,他即用这些烟土换取枪支。不到两年,张匪人枪倍增,凶焰愈盛,经常窜扰到周围的村镇洗劫。
  老鸦浦一户农民交不出大烟税,张平便将他的婴儿用刺刀挑起,钉在墙上观赏婴儿四肢颤动,狂笑取乐。
  张平嗜食猪舌,周围的人杀了猪必以猪舌相献。邻县沅陵相木溪一姓向的农民,春节杀猪忘记给张平留着猪舌,被张平抓到李家洞问罪。张一刺刀戳进向的嘴巴,取人舌以代之,续后又一刀刺向大腿,使向姓农民惨痛不已......
  据有关资料统计:张平为匪以来,其部杀害的群众达3000之多,为其奸污者不计其数。
  张平的悖德狂实际也是其反社会性病态人格的表露,他既无内在的约束,也无外在约束,肆意杀人,攻击没有防范的弱者,通过****、杀人来发泄自己的毁灭欲望。
  张平的反社会性病态人格的张扬,反映出他已丧失了人类的良知和理智;当他需要发泄时,他便不顾任何后果地去干任何伤天害理的事,广为人知的那首民谣足以说明这一问题:天见张平,日月不明;地见张平,草木不生;水见张平,浑浊不清;人见张平,九死一生。
  张平靠当土匪发家,到1949年,家中已有田1960亩,田地契约装了满满一大皮箱。此外还有烟桐、茶山几千亩,每年收桐、茶油上万斤。
  张平在李家洞和古丈县城内分别修了富丽堂皇的楼院,且在金华山修筑了别墅式碉堡。其在李家洞的房屋,是一栋四合院式的楼房,上下共有三十间。楼下的房间,间间相通。屋前的大楼门装饰得十分气派,四周是高围墙。屋院两头修了两个炮楼,炮楼分上、中、下三层,可以控制通往房子的各条通路。院子中间的空坪皆以块石铺就,且修有花坛。
  张平住的正房窗户用的绿色玻璃,外面看不见里面,而里面可以清楚地看见外面的一切。家中养了106个枪兵,其中有专门为张平保镖的****队;有专门搞情报的特务队。此外,还养有12条大狼狗,4只守门大鹅。这鹅也刁馋可恶,经常追着生人咬。
  张平家里的金银财宝更是不计其数。他自己说:“我这个家是怎么发的?我无兄无弟,无人缘无背景。我发这个财,是靠抵抗政府种鸦片,靠抽税得的一点钱。不是我抵抗政府,哪个敢种鸦片?鱼要水,水要鱼,我抽一点税,农民都愿意嘛!”
  张平的确靠鸦片渔利,但他劫持而来的财产更是不少。
  张平被宋希濂收编之后,领得了军装,便给其部下换了装,很有点正规军的气派了。但部队匪气难改,依然四处打家劫舍。
  沅陵“三、二”事变后,张平赶走了古丈县县长,便取而代之。
  1950年2月底,47军422团、416团和军直共六个营的兵力合击张平。张率2800余匪固守李家洞老巢,3月3日被一举攻破,张化装逃脱,在3月4日至20日连续16天的追击中,张平匪部被全部击溃。张只身逃出与保靖,龙山匪首联系未获帮助。在部队和群众日夜清剿下,7月10日饿极的张平被击毙于杨家岭水田中。随后被搜捕者割下首级,拿到县城悬挂示众,两天后送至沅陵城,悬于中南门数日后,才被人扔到沅江里喂鱼去了。张平果然得了个遗臭万年的下场。

上一篇: 湘西土匪成了最可爱的人
下一篇:
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    【联系我们】  【打印】 【返回】 【置顶
 
 
 
 
网站建设_域名_主机空间_企业邮局 13826057015 (微信同)        本站投稿QQ 55873520@qq.com
沅陵人民网 版权所有    湘ICP备16019220号-1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