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 繁体 )  
关注官方微信
 
 
 
首页  > 剿匪故事 > 正文
铲除湘西巨匪张平
作者:钟玉如         日期:2006-1-31         点击:6705  

湘西流传着这样的民谣:
  “天见张平,日月不明;地见张平,草木不生;水见张平,混浊不清;人见张平,九死一生。”
  为了彻底歼灭张平这股危害最大的顽匪,军区令作战科陈副科长,带领乌宿驻军的二个连和区中队,在莲花池一带,侦察敌情。据老百姓报告,昨晚有大队土匪路过,今日可能返回。陈科长果断决定打掉这股土匪,观察地形后,布暑兵力,要大家作好战斗准备。
  早晨七点半,前方发现背着大包小包,枪上挂着鸡鸭和腊肉的土匪,正沿溪而上。进入伏击圈,战斗打响了,张平命令直属大队抢占金马岭,控制最高点,想给解放军一个厉害瞧瞧。因为土匪熟悉地形,都纷纷抢占山头。埋伏在金马岭的警卫连人员不多,战斗一开始就遇到大批土匪轮番攻击,我军沉着应战。土匪见我军枪声稀落,误以为实力不强,张平胃口大了,想一口全部吃掉。张平悬赏:“俘获一名共军,赏10两烟土;打死一人,赏40块袁大头”。匪兵在匪首的驱赶下,向警卫连阵地发起了猛攻。陈副科沉着指挥,打退了敌人三次进攻。张平见三次失败,大怒,令大队长宋清泉亲自督阵,集中更多兵力,发起第四次冲锋,陈副科长令埋伏在柏树林的机枪连支援。机枪连将一门迫击炮架起,连发五枚炮弹。顿时,爆炸声、哭叫声,闹成一片,土匪从来未见过炮,炮弹一响威力无比,又不知什么时候会落在自己头上,躲藏无处,惊恐万状。
  炮弹一响,惊坏了张平的栗色大马,这马乱踢乱叫,挣脱缰绳,朝山顶的指挥所跑去。机枪连认定这匹马,是匪首所乘,忙将炮口对准山头,连发几炮,炮弹在张平身边爆炸。张平趴在地上,一动也不敢动,吓得面如土色,帽子掉在地上也顾不上捡起。张平部下第一纵队司令刘玉衡对张平说:“碰到共军主力了,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,还是赶快撤退,保存实力要紧。”张平同意,令各部伺机撤退,张平带着张大旺的特务队开溜了。大队长陈昌琪(混名哈二佬),令部下拼命进攻,他在望远镜中,看到对面阵地上有不少穿蓝制服的干部,想抓几个活的回去报功领赏。大喊一声:“跟我来”,直奔山下阵地。区中队干部战士作好准备,待匪军靠近,一声“打”!一齐开火,打得土匪七零八落,慌忙逃窜,哈二老的博士帽上也穿了个窟隆,吓得屁滚尿流,掉头就跑。一会工夫,匪兵已不见踪影了。
  1950年2月1日,湘西军区、四十七军司令部、政治部向全体指战员发出了《剿匪政治动员令》。2月3日,又发布了《告湘西土匪书》,敦促土匪,认清形势,翻然省悟,迅速向人民政府和人民解放军缴械投械。
  张平匪部,经三天三夜围歼阻击,首尾难顾,溃不成军,被追得饭也吃不下,觉也睡不成,刘玉衡走投无路,仅得七八人相随,于3日下午交械投诚,张平匪部第三纵队司令李登庸落慌逃窜,随从仅有三人,我军通过施溪甲长向光发(李登庸的姐夫)做工作,但顾虑甚多,后被我军抓获。张顺玉是张平匪部第二纵队的大队长,顽抗到底,拒不放下武器,当地群众恨之入骨,民兵向其禹、向其克等人相约,乘张顺玉不备,将其杀死。巨匪头目张平奸诈狡猾,躲过多次搜山清剿,只剩下孤家寡人。7月的一天,他窜到古丈杨家岭,要农民张高井的儿子张字意,给他弄点吃的送上山来。张字意虽只10多岁,但很机灵,他回家把情况立即告诉父亲,张高升迅速报告区公所,解放军一个班和10多个民兵包围了杨家岭。张平在逃跑中被子弹击中左腿,他凭右腿跳过两丘田,被区民政干事王锷两枪打死在田里,首级在乌宿和沅陵中南门悬挂,示众三日,大害已除,民心大快。

 

上一篇: 激烈的湘西剿匪战斗
下一篇: 秋风扫落叶—剿灭湘西残匪
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    【联系我们】  【打印】 【返回】 【置顶
 
 
 
 
网站建设_域名_主机空间_企业邮局 13826057015 (微信同)        本站投稿QQ 55873520@qq.com
沅陵人民网 版权所有    湘ICP备16019220号-1
TOP